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來自桃子饅頭的問卷~我有乖乖寫唷


版本似乎和角川的有微妙的不同,不過這張貼紙很可愛,還是貼一下ˇ

【Read More】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下卷第十章才開始爬起暈眩坡,直到第335-20(很誠懇地扣掉導讀了)+92-7(要把卷頭目錄等也扣掉)頁京極堂才出場。

大量心理學及宗教性的資料,讓我想起書架上那本自高中時代購入便一直沒讀完的"神的歷史"。
資訊量龐大,對心理分析學或宗教學或日本神話等都不是很能掌握,頭昏腦脹,但還是忍不住google了"熊澤天皇"(笑)

【Read More】
看魍魎之匣的時候,因為隔不久前才看了文學少女2,
因此那種相互糾葛的畸戀很容易就能想像得到。
(話說文學少女2也勾起了中學時翻過咆哮山莊的記憶...好一本導讀書?)
(謂導讀書──如同一般書籍之導讀或序,專捏它之用。
 看過導讀就覺得好像已經看完整本書了?
 看完文學少女也會有種買一送一之感?
 簡單說,就是完全搞錯重點了吧,全都反了!)

總之因為莫名其妙的既視感,匣中少女變得沒有那種震撼感。

記得高中的時候看姑獲鳥之夏,深深地被震攝到。
眼中所見之物是虛是實?到目前為止一直深信不已視為理所當然的世界,是真‧的世界嗎?
自己的經驗、記憶、感受,以此構築起來的現實,是真實或者僅僅只是我‧的‧現‧實?
雖然能明白所謂真實是會因人而異的,這種程度的思辯是可以理解並接受的。
但,現實與幻想的界線模糊了起來。
友人曾說過那讓他受到深深的驚嚇──關於變得有好長一段時間懼於真實與現實之間。
雖然我看到的時候年紀較長,大概比較能抵擋這種事了?
但對眼睛很不好的我來說,本來就不是那麼清楚的界線好像又變得更加模糊不清了。
因此,震攝、驚懼。
也因此,我眼睜睜地看著當時還是時報藍小說的魍魎之匣絕版了。
想說等比較平靜的時候再看嘛,就這麼一錯過便是好多年。
直到重出時才看到,然後偷偷想著:啊,還好有等了這些年?
這種內容對還是高中生的我來說絕對仍是震撼彈。
但現在已經不是了,好像有些可惜,不過還好有等了這些年。

然後剛啃完狂骨之夢上卷,迫不及待地想完食下卷。
京極堂呀,終究還是死穴。

謝旺霖/著 遠流/出版
(圖片原載於博客來網路書店)

看完了,有股鬱結在心中。
基本上這便不是本贊頌青春與自由與流浪的浪漫想像的遊記,或者──旅遊書,
它只是本日記,記錄了一路流淌的汗與淚,與兀自的呢喃。

太私密了,以致我無從評斷好壞。
甚至,驚覺自己窺伺了什麼,不可說,要像良好默契般深深埋起。

不過我也真是無話可說,只是一股鬱結。
面對他人的日記,你又能說些什麼呢?

──
不過,這本書也真是大手筆。
為了擺上內頁側邊小小的彩色logo即使沒照片的地方也硬是全彩印刷了,好有錢的雞肋。
不知是否選紙的關係,內頁照片顏色顯得有些不飽和。
不過,封面那張照得真好。(只是被博客來掃得好灰暗...)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